杂记 - 2019,2019

新年写总结总觉得是个什么非常正常的操作……


# 2019 大事记

  • Jan.
    • 搭建了博客 luckyglass.github.io(这个网站已经有一年的历史了呢)
  • Jun.

    • 初中毕业了 awa
  • Jul.

    • 铅笔画水平达到高峰~
    • V家你好? 入坑:《末等残想》 By 星葵/乐正绫
  • Aug.
    • 进入高中了
    • 终于发现 COP条条
  • Nov.
    • CSP-S 2019 完结

# OI

随便写写吧……当一个总结。

- 1. CQOI

其实2019年我参加了省选,然而当炮灰……就没有列进“大事记”了。然而就是那一次省选,把那时的我——自满(显然只是选择性忽视了那些比我强许多的OIer)、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初三学生,打击得够呛……

并不是教练把我当成炮灰,也怪不上文化课准备中考的折磨。无非是我没有重视罢了。

为了省选,我停掉了几周的课程,每天从初中部赶到高中,与将要迎接他们的最后一战的高二学长们(现高三)共同训练。

其实最初我还非常有信心地,相信能够通过这几周的集训提升自己的水平。然而马上就发现自己的知识水平、理解能力完全无法跟上他们。就这样基本上被拖着走地学习着,我在第一次学习检测时就直接爆零了……

对我来说当然是无法接受的,从初二第一次参加NOIP普及,到初三参加NOIP提高组,以及中途的一系列模拟赛,在我所处的那个团队中,我基本上都是遥遥领先。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NOIP/CSP的难度与省选难度相去甚远,更何况,与我同级的几个成绩比我好许多的同学早就跟着高中学习了,平时的模拟赛他们根本没有参加,也就不会出现在我前面。现在看来,虽然我在那些模拟赛中看起来取得了很好的名次,也只是因为没有对比罢了。

那些模拟赛,删了吧,于我也无益。

之后甚至就自暴自弃了。并没有像其他神犇那样,经历了打击,又从中吸取经验,然后奋发图强。

当然,最后就是当炮灰。不过还好,那时我清醒了。

- 2. 暑期集训

那就是去广州纪中了,不得不说这次学习虽然并没有增长太多的新知识:< ,但对我帮助很大。

一开始其实抱着一种不情愿的心理去的……再加上一到学校就考试 qwq 成绩不太理想,就又有一点像之前准备省选的那种爆炸的感觉了。
看起来其他同学也是这样的,都非常爆炸。然后结果是什么?——想尽办法颓废,就是不搞OI……现在想来却是挺可悲的。

但是之前跟着高中学习的那几个同年级的同学成绩都非常不错。不妨说是一种竞争心理吧,明知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却偏要在自己这个层次争到前列,仿佛就比他们在更上一个层次考到中等名次要强一样……

就这样上路了,既然决定要考好一点,之后的比赛自然要认真许多了。尽管每次都不是这么尽如人意,但是总有收获——

至少发现 My vegetable is explosed.


# 正文

总是切入不了正题,干脆强行进入正文

这一年还是思考了许多问题……

Part1. 名利

又这么一年过去了,还是想问:我到底想要什么?

总有人宣扬着“不要这么功利”,但也有人为了各自的目标去追逐那所谓功名。

功利,是什么?

为了一个表演奖项,拼命准备,最后能够在舞台上绽放光彩,在学校赢得良好的口碑。这是追逐名誉吗?为了考上名牌大学,走竞赛、走自招、各地游学,去赢得那些奖项——那些“功”,最后被学校认可。这是在追逐功利吗?

为了显示自己超然脱俗,不拘泥于升学压力,随性做自己想做的事,成绩一落千丈,美其名曰“不在意成绩这种功名”。这是逃离了功名之牢吗?为了引导学生不要“追逐功名”,明文公告“这次活动不会作为高校录取参考”,所谓“去功利化”。这样真的能避免所谓功利吗?

然而,我想要的,是我的梦想,不是众人口中那已沦为贬义词的“功名”。取得竞赛成绩、冲击省队,那是我的梦;四处游学,研究各高校录取标准,只为能进入那所高校,那是我的目标。

于是我不得不为功名洗清罪名——它本是一块光泽耀眼的金,无法得到的人,却妄图用铁锈湮没它的光芒、贬曲它的价值。殊不知,改变了它的外表,尚不能改变其本质。

当然,正人君子是不追求功和利的,他们只要显露出自己的清高,便会被众人尊为圣人,那功名自然就来了。甚至未免为此苦恼,想要逃离这种功名。

但是,争取功名怎么了?拥有功名,不也快乐吗?

只是不要因为没有功名,或失去功名苦恼罢了。不要被功名左右罢了。自始至终,是人的关系,与功名本身无关。

所以说,我要追求功名,尤其是那看似遥不可及的省队名额,以及那永远挂在前方的清北梦。

Part2. 生死

对于那些不畏死亡、视死如归的古今英雄战士,我始终心怀崇高的敬意——感叹那是怎样一种无法企及的精神高度。

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即使没有人问我:“你害怕死亡吗?”这也不妨碍我自发地思考起这个沉重的问题。最初,总是抱有一种“无论死生”、“一死生齐澎殇”的态度,对这个问题满不以为意。但真正思考起这个问题,却未免畏缩。

死亡是空洞的,它不似其他任何可怕的事物,可感知、可想象。真正的死亡是无法可想的。活着,有思想,能一览世间万物,学习人文、科学;死后,思绪飘散,化为一架躯壳,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躺着静观这世界发展的机会都没有……这样一个空洞的世界是我无法想象的。

这又未免涉及到死后,所谓天堂之类的事了。倘若真的有天堂,我是非常乐意的。至少能继续生活,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继续作出贡献。

终于,我找到了一个令自己比较满意的答案:我厌恶、惧怕死亡。不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的理想、我的价值还没有实现。无论他人如何评价我,只要我活着,有机会去改变,去实现过去被嘲笑的事,这一切就未成定论。

固知一死生为虚旦,齐澎殇为妄作

既然活着,实现自身价值就成了我最大的目标。那么,时间就成了下一个话题。

Part3. 时间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2010第一次相遇,2016第一次告别,2016第二次相逢,2017第二次分离,2017在另一个集体第三次问好,2019又在一片哭笑声中第三次各赴前程,2019第四次有幸相遇,而在这2020又将永别。

一年越来越短,任务与目标却无限增多。成长的过程,换个角度,也就是单位时间内需要完成的、想要完成的事件增多的过程。越来越忙了,无暇顾及四季变化,无暇关照生灵万物。这又和另一些同学不同了,他们总能找到闲暇,或诗意,或自然。

挺让人羡慕的。但是既然选择这条道,逢山开道、遇水架桥,拼尽全力已为常态。

总以为一天有二十四小时,结果算来算去,至少六个半小时的睡眠,再加上半小时的饮食、十几分钟的路途,1/3天就过去了。而且现在愈发觉得时光易逝,一个小时似乎也不能做什么事……还真有些害怕一事无成。

于是,真的开始珍惜时间了。

简短饮食的时间,躲避高峰、找寻合适的饭点;缩短路程花费,加快速率;节约各种找东西的时间,加强整理……

还真是麻烦呢,也不知道有没有收效。反正这么一年又过去了。

Part4. 记忆

除了死亡,还有一件事是我所害怕的——遗忘。

什么都会遗忘,所以每次听到老师说“背了怎么可能会忘”就特别想吐槽……但是我希望不要望那些重要的事,至少不要忘这么快。

什么重要?许多人喜欢记别人的生日,固然是件好事。2019年的生日本以为会平平淡淡、如同往常一样过去(本来我对生日就没什么感觉),没想到真的有同学会记得我的生日。当时真的非常意外,也非常感谢她们。

对我来说,名字,是比较重要、也比较好记的一个东西。自从我告别了原班,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甚至不能说出原来班级每个人的名字……于是下定决心,不要再忘记记忆中这些名字了。


恭喜你发现了一篇假的总结 awa

The End

Thanks for reading!

2019这么美好,但是还是得到20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