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_Glass 的歌词收藏

音乐(个人理解的话,“音乐、声乐”和“歌”还是有区别的)歌确实是繁忙学业中的一大乐事
喜欢的歌手/V家调校:双笙,封茗囧菌;COP条条;星葵;以冬;玄觞;泠鸢yousa;Hanser


平时碰到喜欢的歌就想要把歌词背下来 awa
(侧边栏可以看到歌曲目录哦~)


# 灼之花 By 洛天依/乐正绫 (调校 COP)

> 来源:5sing


条条很久以前作的词,现在听来也仍不过时

点击展开/收起歌词《灼之花》

「洛」
沿着风的轨迹
乱舞蹁跹
困于死水之间
待冰冷苍蓝吞噬如血赤红的花瓣
终是无人怜惜
注视着空洞的下弦之月
一点点 一片片 湮灭

「绫」
沿着你的温度
无言狂乱
无根之花一般
待惊鸿一瞥之后便是永世的诀别
终是没有挽留
拥抱着即将消散的夜晚
一天天 一年年 遥远

「洛」在期待般拒绝出口之前
「绫」轻轻啃噬便足以隔绝这语言
「洛」透明晚霞般的红又再现
「绫」自眼睑到颤抖指尖

「合」
请点燃我心的灼之花
让灰烬肆意飘洒
微弱的光能否映亮你的脸颊
若是从未启程的故事
能够有结局的话
残留枯枝也会绽放吧

「绫」
枯萎的花枝
点缀泪辙
排列你的骨骼
从指尖滚烫起的温度消融了隔阂
唇角逐渐溢出
破碎之音
哀歌或是爱歌
随暮光 一字字 剥落

「洛」沉溺在无节制索取之间
「绫」心中的空洞却愈发深邃暗淡
「洛」最后的注视饱含贪恋
「绫」太过灼热却让人退却

「合」
请点燃我心的灼之花
让灰烬肆意飘洒
微弱的光能否映亮你的脸颊
若是从未启程的故事
能够有结局的话
残留枯枝也会绽放吧

「绫」凉薄如水的月光 能映出什么吗 但仍向你祈求着啊
「洛」若是你
「合」灰烬般飘洒 在破晓的刹那
「绫」你会因我而歌唱吗

「洛」“丹青晕染的花瓣 在黄昏暮雨中 令人爱怜的凋谢”

「合」
请铭记我心的灼之花
在你眼中的芳华
所有疼痛所有疲惫都会结痂
每个孤身一人的日子
都由我来承受吧

道别的话哽在喉头无法去回答 紧拥这支灼之花
让余温为你飘洒
冰冷的泪终将温暖你的脸颊
若是没有结局的故事
能够被延续的话
将这花枝别在终章吧

让这残留生命
为你盛放吧


# 你曾是少年 By 泠鸢yousa

> 来源:网易云


这样偶然听到一首恰好能打动自己的歌一定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

点击展开/收起歌词《你曾是少年》

有些时候 你怀念从前日子
可天真离开时 你却没说一个字
你只是挥一挥手 像扔掉废纸
说是人生必经的事
酒喝到七分 却又感觉怅然若失

镜子里面 像看到人生终点
或许再过上几年 你也有张虚伪的脸
难道我们 是为了这样 才来到这世上
这问题来不及想
每一天一年 总是匆匆忙忙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
曾经发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站在寂寞的阳台
只想从这无边的寂寞中逃出来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远方
感觉有双翅膀 能翻越高山和海洋
许多年前 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相信你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

- 间奏 -

习惯说谎 就是变得成熟了吗
有一套房子之后 才能去爱别人吗
总是以为 成功之后 就能抚平伤痕
欲望边埋着 错过的人
当青春耗尽 只剩面目可憎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
曾经发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像被命运叫醒了
它说你不能就这样过完一生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远方
感觉有双翅膀 能飞越高山和海洋
许多年前 我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当我和世界初相见 当我曾经是少年


# 尘降 By 星尘 (调校 COP)

> 来源:5sing


偶遇良曲(然后就开始单曲循环了 awa)

点击展开/收起歌词《尘降》

虚无中
我的尘埃盲目漂泊摇晃

- 前奏 -

空旷的 襁褓中
于衰亡之前 试一次流浪 试一次探险
寂静的 胎衣中
于陨灭之前 再一次探险 再一次流浪
极力眺望

那一边 目力之外传来的讯号
那一刻以太的海洋 发烫

曙神星的尘埃 镶嵌漆黑缎带
它们各自旋转 轨迹精密切开
吞着冰的火山 灼热镀过极寒
再单薄的漩涡 也会觊觎浩瀚

只能够独自通过的桥
错探也不被允许折返
若能舍弃一切离开
就像银河舍弃所有星屑
会否黯淡

- 间奏 -

偌大的 母体中
于变迁之前 试一次流浪 试一次探险
无垠的 浮尘中
于同化之前 再一次探险 再一次流浪
到你出现

那一边 隐隐约约未知的预兆
那一刻以太的海洋 发烫

若你能命中我 自宇宙的中央
镜片里能不能 留下我的模样
我不会捉迷藏 我会乖巧等待
等待你的拥抱 将我轻巧安放

这颗尚未成形的心脏
有些微不足道的动摇
捧起星的冠冕戴上
似乎可以被你称作骄傲
我会记好

尽管声响 微茫
却尖锐地 扎进了胸腔

停泊的处女地 记忆体的珍藏
会不会被释放 又回归于冰凉
我因什么存活 将在何时消亡
该不该从现在 探索下个行方

明知会有一天 一切打散形状
并没有不一样 为何感到悲伤
万物注定消散 奔赴最终展览
因为那里曾有 我停留的目光

这颗尚未成形的心脏
有些微不足道的动摇
捧起星的冠冕戴上
向着泛出琉璃蓝的异乡
终于尘降

漂泊星尘 终于尘降


音乐大概永远不会结束吧?

0%